济南日报:足协是中国体育体制改革的破冰者

马三立老先生有个知名的“第二只靴子”段子,讲的是楼上小青年每天后半夜回家,进屋就“咣-当”两声把靴子扔地板上,把楼下老头吓一跳。老头心脏受不了提出严正抗议。这天小青年又是深夜回来,“咣”随手扔出一只靴子后,瞬间想起老头的话,赶紧把第二只靴子轻轻放下。没想天还没亮老头上楼来敲门了:“拜托你把第二只靴子也扔了好吧,我一晚上都没睡着!”这是个笑话,说的是“如果给,就要给得彻底”,老是被吊着胃口的事儿,比一点没有更难受。

中国足球职业化始于1992年6月的“红山口”会议,那次会议确定了足球作为体育改革突破口、确立了走职业化道路的发展方向。真正把“第一只靴子”扔出去,是以1994年4月17日首届中国足球甲A联赛开幕为标志,中国足球全面推行俱乐部制,正式迈上职业化道路。

职业化的道路无疑是正确的,但随后中国足球没有顺理成章地腾飞。从1994年至今已有22个年头,中国国家队的水平不升反降,由当年的“亚洲一流”尴尬地滑落到“二流、三流”……如果说1994年中国足球扔出了职业化的第一只靴子,22年来第二只靴子从未在人们的期盼中真正落地。

一只脚落在市场经济,一只脚落在行政管理,中国足球这22年没有健步如飞,反而步履维艰,原因就在于职业化太不彻底。中国足球越来越危机深重,让人看明要彻底解决危机,就要全面推向市场,实现真正的行业自治,绝不可能再回到举国体制下寻求一处温床。

对于中国足协“去行政化、管办分离”的呼声已有多年,中国足协其间也数度做出姿态,但却始终没有迈出实质性一步。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次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是中国足球进一步职业化改革的里程碑事件,是“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的标志。

应当看到,实现了中国足协的去行政化、管办分离,是至关重要的一步,但也不可能因为这一步的迈出,面前就一片坦途。放在中国社会的大背景下,中国足协与国家体育总局脱钩后,就成了一个没有行政级别的社会团体。以往组织联赛和举办各种比赛时由政府机构出面协调各方面社会行政资源的模式,以后恐怕难以复制。

如何一方面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一方面又能撬动各方资源,较好地与现行社会体制对接,是下一步中国足球发展必须要突破的难题。正如《中国足球协会调整改革方案》中强调,“体制改革是系统工程,需要理清改革中各类政策要素之间的逻辑关系,避免单兵突进”。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足球改革是中国体育体制改革的破冰者,也是中国社会进一步全方位深化改革的一枚探空气球,轻飘飘的气球身上,系着沉甸甸的期冀。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